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潇烟雨楼

烟雨楼烟雨潇潇

 
 
 

日志

 
 

【潇.随笔】对众不责  

2014-10-05 13:28:5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潇.随笔】对众不责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那天中午下班,照例和两位同事到附近餐厅搭伙吃饭。每次都是我负责点菜,其实“当家”也挺头痛的,边看菜单边征求她俩意见。点好之后招手叫服务员来取菜单,突然听到隔壁桌有位女士正温柔地对着一个约八九岁的小男孩说:“妈妈最喜欢吃这家的泡椒田鸡,你看,色香味俱全,很好吃。”一听田鸡,我总会想到它那脑袋里藏着高温也杀不死的寄生虫,虽然不是每只田鸡都有,但是这寄生虫也不只是个传说,有好几起病例为证。所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自己从来不吃,也交代儿子不要吃。听到旁边这位女士在叫她儿子吃田鸡,同为人母,还真为小孩捏把汗。可惜不认识她,要不然我又要当一回“益友”劝之。

         “ 我想吃荔枝肉。”男孩听后对他妈妈说。

          “这家荔枝肉不好吃,听妈妈的,田鸡好吃。”男孩的妈妈还在力推她的田鸡。看来这位妈妈也是这家餐厅的常客,这家荔枝肉确实做得不地道,肉炸得太硬太干,不过酸甜酱做得还不错,喜欢吃肉的小孩,香酥的肉蘸上这美味的酸甜酱,满口酸甜,也不懂地不地道。

            还在“偷听”母子俩对话,服务员过来拿菜单了。一位同事起身去取西瓜,另一位则去烫碗筷,我们三个每次各有分工。隔壁桌也没有了动静,看来男孩的荔枝肉没戏了。

          不一会儿,我们的菜也上来了。正当我们仨边吃边评价今天的菜品时,突然隔壁传来一声斥责:“你到底吃不吃,这怎么就不好吃?”我们赶紧转头一看,男孩的妈妈正怒目圆瞪地指责他,男孩则眼里噙着泪水,紧紧地抿着嘴,满脸委屈,看着他妈妈。

        “你到底想怎么样,点什么就吃什么,你今天就得给我老老实实吃了……”男孩的妈妈声调越来越高,依然喋喋不休地数落着。原本嘈杂的餐厅,突然安静了许多,很多食客都往这里张望,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也许太多人看了,觉得不好意思,男孩的爸爸原本一直沉默着,这下才开始出声。只听他小小声地对男孩说:“先吃吧,好不好?”男孩依旧低着头,抿着嘴。

           我们仨在一旁看着男孩的表情,都挺心疼的。在大众广庭之下,这位母亲都这样“凶狠”教育他,如果在家里,那可能不只是“动口”,有可能“动手”了。

          看着隔壁桌这位还在叽里呱啦的女士,想起古人教子有“七不责”:对众不责、愧悔不责、暮夜不责、饮食不责、欢庆不责、悲忧不责、生病不责。第一条就是“对众不责”,可见在众人面前给孩子留尊严的重要性。在大众广庭之下,当众责备孩子,只会让孩子失去尊严,心灵受到创伤,引发自卑心理。就像眼前这孩子,低着头,噙着泪水,没了尊严。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说过:“批评不仅仅是一种手段,更应该是一种艺术,一种智慧。”这位妈妈,虽然不想培养孩子挑食的毛病是对的,但是如果能把责备的话说得婉转艺术一些,不要这样当众训斥孩子,也许孩子还会开心吃完饭。这种怒骂的教育方法适得其反,最终气得连自己最喜爱的泡椒田鸡都食不知味。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