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潇烟雨楼

烟雨楼烟雨潇潇

 
 
 

日志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2017-01-25 10:25:5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在兆征路,有一个很重要的景点,既是寻古也是红色之旅,那就是汀州试院,也是福建苏维埃政府旧址。1929年3月14日,红四军从赣南杀入闽西,在长汀近郊长岭寨,击毙国民党军十七军六师第六混成旅旅长郭凤鸣,歼敌2000余人,解放了长汀县.1932年3月18日,福建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此隆重召开,正式宣告成立福建省苏维埃政府,长汀当时相当于现在的省会福州。

 从惠吉门城墙下来之后,我们就前往不远处的汀州试院。站在这红墙黑瓦,庭院式结构的建筑前,不由令人感叹它历经风雨,承载了汀州千百年来厚重的历史。汀州试院始建于宋代, 占地面积11390平方米,当时为汀州禁军署地, 元代为汀州卫署址, 明、清两代辟为试院, 是汀属八县八邑科举应试秀才的场所。1932年3月为福建省苏维埃政府,1934年10月,红军主力长征后,国民党部队36师师部驻扎这里。现为长汀博物馆, 设有《汀州客家历史陈列》、《福建苏区首府—长汀革命历史陈列》、《瞿秋白光辉业绩陈列》等固定陈列。

  从拱门进去,拾级而上,就到了一块宽阔的大坪, 此时雨越下越大,遗憾无法好好拍摄。大坪东侧有两株古柏,树干粗壮,树叶高耸,郁郁葱葱。这两株古柏唐时所种,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清代《四库全书》撰修大学士纪晓岚,曾任汀州府主考官。他在《阅微草堂笔记》记载:“福建汀州试院堂前二古柏,唐物也,云有神”。传说有一天晚上,明月当空,纪晓岚在双柏树下散步,忽见两红衣人向他拱手作揖,可是瞬间两红衣人腾飞树稍隐去。纪晓岚十分惊奇,写下诗句:“参天黛色常如此,点首朱衣或是君。”意思是柏树常年是浓郁墨绿的,向我点头的红衣人或许就是你们两位将军吧?古柏树下建有一尊纪晓岚读书的石雕像,以此纪念这位大学士。大坪的东西两廊是两列平房,原为当年考生应试的号房, 现为博物馆陈列室。这样的考场在电视剧里看过,如今亲眼所见,倍感亲切。

  空坪后面就是大堂,两侧分别建有面试考生的亭子。这里曾是省苏大礼堂,福建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此召开,中共福建省委、团省委和工农群众团体代表100余名代表参加了大会。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派代表任弼时出席并指导大会。张鼎丞主持大会。大会通过了《土地问题》、《实行劳动问题》等一系列重要决议和宣言。仿照历史情景, “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运用战术创造联邦共产”、“阐明理论引起世界大同”等红色标语口号贴满礼堂,令人看了热血沸腾,仿佛回到那个革命年代。长条凳上坐满了游客,台前有位男导游戴着扩音器慷慨激昂地在向游客讲述当年红四军从赣南杀入闽西,击毙国民党军十七军六师第六混成旅旅长郭凤鸣,解放长汀县的光荣历史。我们也站在一旁静静聆听红四军奋勇杀敌的故事。从他们一问一答环节得知这些游客是闽南某学校的老师,学校组织老师们“不忘初心,重走长征路”红色之旅。

  导游演讲结束后,带着游客参观整个汀州试院,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也跟随其中,依次参观了当年苏维埃政府的会议室;天井四周厢房的国民经济部、武装动员部、妇女部、文化部、财政部等政府机关。经走廊处墙上挂有一块瞿秋白关押处简介牌,正当大家纳闷不解瞿秋白怎么会关押于此,这里不是苏维埃政府吗?导游赶紧给大家解说,原来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瞿秋白留守苏区继续游击战争时在长汀灌田梅泾村被国民党保安团包围。因瞿秋白身患重病,行动不便,为了不连累别人,他坚持在树丛中隐藏,最后不幸被捕。当时国民党部队36师师部驻扎在汀州试院,瞿秋白在这里被关押了41天,关押他的房间很简陋,一桌、一床、一椅,瞿秋白在这房间里写下了遗著《多余的话》,最后在长汀西门罗汉岭英勇就义。每次听到这些英雄事迹,总会感叹也更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闽西是革命的根据地,共和国福建籍开国将军83名,其中闽西将军有63名,其中上将2名,中将5名,少将56名”。导游一边介绍一边把我们带到了“闽籍将军陈列馆”。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三位耳熟能详的上将:叶飞、刘亚楼和杨成武。陈列馆分为上将区、中将区和少将区,附有每个将军的照片和生平事迹,气势磅礴。这是福建的骄傲,更是闽西人的骄傲。导游是长汀本地人,他还和大家说出了长汀的另一份骄傲,北斗导航的领军人物王飞雪也是长汀人,而且是他的同学,大家听了他讲述王飞雪的成功励志故事后更是感叹长汀是个钟灵毓秀之地。

 

 从汀州试院走出,大雨滂沱,对面是三元阁,这也是古城墙之一,原名广储门,建于唐代。大雨的缘故,再加上已是傍晚五点多钟,我们还未找落脚处,这个景点只能留待第二天。拿出手机打开携程网,寻找附近的酒店。一一筛选后最终选择好评连连的“长汀烟草大酒店”,订了一间双卧套间,然后又打开滴滴叫快车,车费显示约7元,和福州相比,小城打车总是令人不心疼。等快车的同时,也在感叹APP带来的各种便利,只要用对用好。

   大雨中看到我们约的车开过来了,上车后司机告诉我们本来这里离酒店很近,但因那条近路是步行街,所以只能出城门去绕一圈。到了酒店车费8.1元,也不算很绕。订好房间放好行李,我们又要开始去寻觅当地美食当晚餐。到了前台询问服务员酒店附近是否有古街,前台小姐告诉我们这里有一条“水东古街”,有很多长汀美食。

   出了酒店,雨也变小了,酒店就在汀江之滨,眼前出现一座廊桥,在调色灯的装饰下,璀璨夺目,把汀江映照得五彩斑斓,美不胜收。

  走到桥头,刚好看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撑着伞走过来,于是向他打听水头街方向。老人听了指着对面马路,我们一看,刚好也是我们三个猜测的那条路。谢过之后,走向那条路。没想到才刚到路口,就看到老人从对面跑了过来,只见他一直摆手,告诉我们走错了,然后带着我们走到路边的一家理发店。站在理发店门前,我们想不出它和美食古街有什么关系,难道里面有一条路可以通往水头街?我们疑惑地往店里张望,没有看到有什么出口,也就在那几秒中我突然反应过来,老人把“水头”听成“洗头”了,或者长汀话这两个词谐音。忍俊不禁时,却也感叹长汀人的热情,在这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年代,老人不仅热心指路还特地跑过马路来,我们三个瞬间被古城的文明所感动。告诉老人我们不是想洗头,是想找一条古街,老人才明白过来,他告诉我们不是水头街,是水东街,然后用手指了刚才我们想进去的那个路口。真是好事多磨,原来是我们自己把酒店前台服务员的话听错了。

   走进水东街,有种走进夜市的感觉,街道比店头街约宽一倍,大多都是二层骑楼建筑,木质结构居多,木屋老旧,小吃店和小商品店琳琅满目,一般都是店外店。小吃店大多都是经营长汀小吃,泡猪腰、氽猪肉、氽牛肉之类的招牌字特别醒目。用手机百度了下水东街,没想到这条不起眼、嘈杂纷乱的街道,已经存在一千多年。水东街原先是个“孤岛”,其四面为鄞江(汀江)和金沙河所包围。后来在鄞江和金沙河之上架起了济川桥(水东桥)、泰安桥(跳石桥)、太平桥、旱桥和丰桥,交通方便之后岛的概念才被打破。接着有一些不愿入城的人在此散居,逐渐形成一座城外之城。这里先是叫左厢里,后因其位于鄞江之东而曰“水东街”。宋朝以后,随着汀江航运的发达,这条位于汀江之滨的水东街成了闽粤赣边区最大最集中的物资集散地。商号林立,人流如潮。宋汀州太守陈轩诗“十万人家溪两岸,绿杨烟锁济川桥”便是道出了宋代水东街的繁荣。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四军司令部、政治部以及后来的中共福建省委、福建省职工联合会、团省委均设于水东街,水东街成了福建苏区的政治和经济中心。

    “街不可貌相”,没想到水东街竟然有这么一段不寻常的历史。可惜在雨夜里,无法好好参观这条古街。水东街不长,不到十分钟就已走到头,此时水东桥和济川门突然出现眼前,我们才知道酒店离城门这么近,水东街尽头有栏杆拦车,原来快车司机说的步行街就是水东街。
    晚餐还没有着落,在这客家美食之地,我们不想将就。记得白天在兆征路看到有家“汀州味道”饭店,古香古色的门面很吸引人。于是我们再次进城,寻找“汀州味道”。
    凭着印象,在兆征路中心很快就找到了“汀州味道”饭店。一楼是闽西土特产专卖店,有豆腐干、酒娘、姜糖、萝卜干、菜干、泡爪等。客家风味美食在二楼,美食城装修古朴自然,素雅清静,极具地方特色。购卡点菜,每个窗口上方都挂有菜品和价格的牌子,分别出售不同菜系。这里简直就是客家小吃大全,我们攻略里的美食这里几乎都有。我们点了煎薯饼、豆腐圆、豆腐角、姜母鸭、酒娘蒸蛋、芋子饺、蕃薯粉、白斩鸡、氽大肠、氽牛肉、客家米酒等。同事琦白天在店头街已经被酒香熏得一直有想喝酒的欲望,在这寒冷的雨夜,温上一壶客家米酒,暖心惬意。装酒娘蒸蛋的牙缸很有年代感,上面印有毛主席头像,头像下印有“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并附有英文版。米酒装在一个掉漆的铁壶里,很有怀旧之感。煎薯饼的还配上一小碟客家米酒,薄薄的薯饼蘸上甜甜的米酒,特别的吃法,入口醇香。酒娘蒸蛋加上枸杞,非常温补,以前在三明的时候宁化朋友家吃过,当时就喜欢上酒娘的味道,酸酸甜甜。姜母鸭和白斩鸡都来自有名的长汀河田镇,肉质鲜美脆嫩。汀州味道物美价廉,不像有些景点专宰游客,值得一来。
    品尝完美食美酒,漫步回酒店。出了济川门,站在水东桥头欣赏汀州古城墙夜景。黑色幕布下,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装饰着长长的古城墙,与汀江相辉映,格外艳丽迷人,远处的门楼在金色灯光的装饰下更加辉煌气派。此时的古城墙,已被抚平沧桑,绚丽灵动……

          第二天一早,天气突然放晴了,太阳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我们的心情也跟着明媚开来。在酒店用完早餐交完房之后,我们背起行囊,前往附近的辛耕别墅,继续红色之旅。

    从酒店后门走出,按地图的方向辛耕别墅是在对面马路。刚想过马路时,同事漫看到一位穿制服的中年男子正朝我们走过来,她就顺便向他问路。对方告诉我们就从对面马路那条巷子直直走,走到头就是。谢过之后,我们过了马路。看到路口右边有家小吃店的右边玻璃窗贴着三个红色大字---“簸箕板”,这在我们攻略里没有看到,引起我们三个吃货的好奇,于是我们右拐进了小吃店。店家从泡沫箱里拿出一盒“簸箕板”给我们看,我们才知道这和广东肠粉差不多,也是用薄薄的米皮包菜馅或肉馅。
    满足了好奇心后走出小吃店,没想到刚才指路的那位中年男子就在店门口这条路焦急张望着。看到我们之后,连连对着我们说:“你们走错了,不是右拐是要往前走。”又是一位特地跑过马路指路的热心人,此情此景再次涌上心头。物以载道,文以化人,长汀不愧为千年文化古城,当地百姓的素养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带着十分内疚的心情谢过这位中年男子之后,我们再也不到处乱窜了,顺着他指的方向径直往前走。这条巷子叫汀州巷,也有几座老建筑,吉安会馆也在此巷。这些老宅大门紧锁,年久失修,看似荒废。走到巷子尽头,就是辛耕别墅。传统客家府第式建筑风格,飞檐翘角,斗檐下饰以壁画。正门以灰色为主基调,古朴素雅,没有华丽的装饰却很有韵味,正门上方镌有“辛耕别墅”四个黑色大字。辛耕别墅是民国时期原长汀县商会会长卢泽林的别墅,他听说红军要来,吓得闻风丧胆,弃屋而逃。1929年3月14日,红四军司令部和政治部设立于此,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在此召开了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确定了开辟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战略方针。

  辛耕别墅为土木结构的二层楼房,占地面积532平方米。大门进去是庭院,地面铺的是鹅卵石,青苔丛生。院内右侧旁有一口井,据说是红四军入住时挖的。门楼正上方额书“毛泽东同志旧居”,走进门楼就是天井,天井左右有四间对称厢房,然后就到了大厅。1974年,省文化厅拨款维修复原。大厅内的桌椅根据当年布置,一张四方桌,三条木长凳。大厅左右两面墙分别挂着红四军首次入闽图文展示,红四军在长汀整编与分兵发动群众、中央苏区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诞生、正式成立中共长汀县委、中央苏区第一支县级地方工农武装建立、第一次统一红军军装、长岭寨大捷…….看着这些图文,让人感受到长汀果然是中国革命发展的重要转折点的,长汀人民为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作出了重大贡献。大厅与后厅左右各有2个房间,毛泽东、朱德分别住在左右两边房间,朱德与康克清的婚礼就是在辛耕别墅军部举行。

 

 辛耕别墅对面空地立着一块“长汀红色旧址群旅游区全景图”牌,我们在上面研究了下路线,下一步就是前往福建省职工联合会旧址(刘氏家庙),而后中共福建省委旧址(基督教堂),然后过泰安桥到福音医院、汀州老古井、毛泽东休养所。规划好路线后,开始出发。

 从路口右拐后不久,我们又走到了已经很熟悉的水东桥,进了济川门后往一条小路右拐,几百米后左拐到一条巷子,一座“上官氏宗祠”出现眼前,大门楹联刻有“南剑名臣第,西合学士家”,这是宋神宗赐给上官凝、上官均家族的对联。宗祠大门紧闭,从墙上的简介得知这是原是上官周旧居,上官周是18世纪闻名世界的清代画师,他培育了“扬州八怪”黄慎,师承上官周的名画家有改琦、张明山、徐悲鸿、齐白、张大千等。日本《支那绘画史》载:“上官周的《晚笑堂画传》出现,在人物画法上开拓一新生面。” 鲁迅先生崇仰上官周,曾购《晚笑堂画传》远寄莫斯科木刻家亚历舍夫。

 顺着巷子往前走,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刘氏家庙,和辛耕别墅一样也是客家府第式建筑风格,正门上方书“刘氏家庙”四个藏青色大字,右边墙壁悬挂一块写有“中国共产党兆征县委员会、福建省兆征县苏维埃旧址”的白底黑字牌子。大门敞开着,我们欣喜入内参观。没想到又遇修缮,院内堆放沙石建材,杂乱无章,还有工人在里面施工。大厅前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长汀县刘氏教育基金会2016年奖学助学活动”。遇修缮,看不到原貌,只能借助网上资料了解。据载,刘氏家庙,古名“鲁王府”称为“王衙”,建筑占地1000多平方米,有门楼、边门、照壁,上中下三大厅,还有后楼、化胎、福德祠、朱子阁,桃园结义亭、左右横屋所组成,总共房间69间。正堂为单檐歇山顶式,面阔4间,进深4间,抬梁式结构,11檩前步廊,琉璃盖栋,屋檐梁柱,门栏窗格,门楼为三间四柱桥形式样,前有石砌台阶,有石狮一对。始建于北宋淳化三年(公元992年),是各地客家刘姓子孙出于追根溯源,敬祖睦族,缅怀先祖,而集资建造的客家刘氏总祠。我党早期曾在祠内举办过培养工农革命骨干力量的“训政人员养成所”,培养大批工农革命干部,土地革命时期为兆征县委,兆征县苏维埃政府办公址,苏区中央及省苏许多党政领导,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叶剑英、罗明、张鼎丞等都到过此检查指导工作。陈云(当时任全国总工会宣传部长)曾在这里撰写了《怎样订立劳动合同》一文。前空军司令刘亚楼上将,年少在汀中读书时,就住在此处。

 

八 

   离开刘氏家庙,下一站是基督教堂,曾是中共福建省委旧址。三个女人看了下辛耕别墅对面拍摄下来的导图,就是看不懂基督教堂的具体方向,我们只好顺着巷子往前走。一路拾阶而上,两旁土坯房居多,破损老旧。想起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在回也!”这条陋巷里是否也有像颜回这样安贫乐道的人呢?!

 出了巷口,迎面是长汀县公安局,当我们往右看时,没想到一个攻略之外的景区出现眼前---长汀县汀州状元亭风景区。大门柱子上贴着一副大红对联:“不忘初心摇篮毓秀千秋运,继续前进红土苗万木春”。走进门内,在红砖房墙上贴着的“状元谈”简介里了解到,古汀州先后出过4位状元,分别是汀州府的潘仝,宋淳佑年间状元,任广东观察御史,升秘书阁大学士;宁化县(当时归汀州府管辖)学子张显宗会试为进士,明太祖召殿对策,亲谕:“宜在首选,特赐状元”;上杭县人张丹桂,乾隆敕封他为武状元;清同治十年,上杭县人丁锦堂,经殿试钦点为一甲状元及第。状元亭2004年还成立状元亭协会,每年高、中考前三天,为学子们举行祈福植慧活动。每年举行奖学仪式,为全县各校高、中考前三名的优秀考生颁奖,弘扬崇文重教之风。

状元亭始建于明代,距今已有四百多年历史。旧时,内祀《文曲星》,供读书人顶礼膜拜。同行的两位同事提议我也去为我家高中生上香祈福,保佑高考金榜题名。借她们吉言,拾级而上,走向状元亭。状元亭为塔式木结构,三层八角亭,高9米,雕梁画栋,翘角卷云。亭子旁边有间屋子,桌上摆放好多香烛。拿了一袋香准备付钱给屋内一位中年男子,没想到他对我摆摆手说不要钱,如果一定要给,就放到功德箱里。这让我想起某千年古刹不仅收门票,香烛也要高价买。拿着香走进状元亭,亭内立着一尊魁星塑像,一手执笔,一手捧斗,栩栩如生。

  上完香后到亭下找两位等我的同事,只见她们正在回廊内欣赏各姓氏家训。家训用黄色小字印在回廊墙上的黑色花岗岩上,格外清晰醒目。我也饶有兴趣地跟着她们一起品读各姓氏家训。翁氏家训很有特色,只有一句,言简意赅:“积财于儿孙不如积德于儿孙”。池氏家训淡然洒脱:“大丈夫成家容易,士君子立志何难,退一步自然优雅,忍一句何等清闲,让三分依然自在,耐几时快乐成仙”。宋氏家训则劝诫子孙:“再能不做官,穷死不亏人。倘或做了官,纵死亦不贪。倘若是贪官,别进我祖坟.....”。尽孝、尽悌、睦族、勤俭等各姓氏家训,廖廖数语却让人深刻感悟治家修身,为人处世之家风,好的家风是一笔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正是有这样的祖训,才能遇到那两位真诚的指路人。(未完待续)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潇.随笔】长汀之行(二) - ヾ潇潇ヾ  - 潇潇烟雨楼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